易建联CBA联赛脱鞋离场引争议 球员穿鞋谁说了算?

2016年11月03日 10:32 来源:央广网
分享

  央广网北京11月3日消息(记者王宇 朱宏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16-17赛季CBA联赛上周重燃战火,但与以往几个赛季同样没有改观的是,赛季开始之后,最引人关注的还是球员和篮协之间的球鞋矛盾,本赛季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2012年,李宁公司出资20亿买下了CBA未来五年的装备赞助权,同时要求所有本土球员必须穿着李宁品牌的篮球鞋参加比赛。这便是赛季开始时总有球员会与篮协在球鞋上产生矛盾的原因。本赛季,篮协再次强调了这一点,并加强了处罚力度。赛季第一轮,新疆队的主力中锋周琦因未准备好李宁球鞋,直到第二节才替补出场。

  随后周琦便与在福建队效力的王哲林共同在微博上发声,表达了自己对球鞋规定的不满。无独有偶,就在昨日广东与深圳的比赛中,效力于广东队的易建联干脆在球场上脱下了自己的李宁球鞋,光脚走向更衣室。这一行为把篮协、赞助商与球员之间的球鞋矛盾推向了最高点。

  新赛季第一轮,新疆队在主场对阵北京,国手中锋周琦没能出现在首发阵容中,第二节将近结束才替补出场,可这并不是因为周琦有伤,也不是由于教练的战术选择,赛后新疆队主帅李秋平解释了原因。李秋平表示,“原本他应该是首发,但他在装备上有点小状况,所以他在等他的装备,导致上场时间减少。”

  比赛之后,周琦在微博上发声质问,认为中国篮协和CBA的装备赞助商李宁公司不该限制自己穿什么球鞋,随后另外一位国手中锋王哲林也立刻在微博上发文附和。而中国篮协很快回应说,早已在七月份通知过各队关于球鞋等装备的规定,废除了以前几年曾经实施的贴标特例,球员在参加CBA的相关赛事时只能穿着李宁的球鞋球袜上场热身、比赛。前几年关于球鞋的争吵也经常出现,一开始球迷们几乎是一边倒站在球员一边,认为篮协不该制定这种“霸王条款”、不该“不顾球员健康”。但是最近两年,球鞋矛盾出现之后,很多球迷也看到了矛盾的更深层次:球员背后,其实也有自己以及自己的装备赞助商的利益诉求。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总裁张庆表示,“球鞋风波背后实际上有两个争执点。深层次的是利益之争,浅层次的是球员权力权益之争。从利益的角度,球员个人签约某个品牌的赞助,可以提升知名度,还增加了一个收入来源。当联赛把权力换成了整个联赛的赞助,当然有一部分会分配到俱乐部,不过再落到球员身上就隔了很多层了,指向性减少,而球员个人单独签约则会有几十万到上百万的收入来源。”

  往年的球鞋争端大概只是一个回合而已,先是球员们受罚之后公开发声质疑,接着篮协给出贴标特例照顾,随后争议就此基本平息。但也许由于今年是李宁装备赞助合同的最后一年,李宁方面要维护自己的权益,篮协则要表明维护赞助商权益的态度,以硬性条款实现合同条约,为未来新的赞助合同增添砝码。所以,今年篮协和李宁的态度更加坚决,就在昨日上午,CBA的商务代理方盈方公司也向篮协发函,要求处罚不遵守装备规定的周琦、王哲林、李根、可兰白克等四位球员,下午篮协随即开出罚单,警告四位违规球员,并强调再犯就要禁赛。

  昨晚,在赛季第二轮深圳对广东的比赛当中,球鞋争端再度因为易建联而升级。比赛之前,刚刚回归CBA的易建联穿着李宁球鞋出现在场地热身,随后也穿着这双鞋打完了第一节比赛,但是第二节没打多一会儿,易建联在一次防守失败之后,做出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举动。他脱鞋离场之后,易建联换上了一双贴标耐克试图重新上场,但当场被裁判阻止,只好回到更衣室。后来到了第三节比赛中段,易建联重新回到场上,而他穿着的依然是那双贴标耐克,这一次裁判和技术官员允许易建联回到场上。比赛之后,易建联在接受采访时解释说,自己坚持换穿耐克是因为跟腱有伤,实在不能适应新鞋,自己以及球队在赛前赛中也一直和技术代表交流,希望篮协能够多为球员着想。“作为CBA的一员,我们当然有义务去遵守篮协规定,但是运动员,尤其是篮球运动员,对球鞋应有选择的权力。商家可以去争取这个权力,我相信篮协也可以保护球员权益。希望未来联赛可以改善吧。”

  按照中国篮协昨日下午发出的处罚通知,易建联强行穿耐克上场,应被当场罚下。但是昨日比赛的裁判和比赛监督没能执行规则,赛后他们也没有接受采访。未来篮协如何回应昨日比赛里易建联和裁判的举动,目前大家也非常好奇。不过无论如何,对于CBA联赛来说,球鞋争端大过比赛本身,成为联赛的主角,这绝对不是个好现象。未来如何才能让纷争平息,让球员、篮协、赞助商都不再互相为利益争执,张庆指出,中国的职业体育正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多出台一些更加职业化的体育法律法规,可以解决类似的问题。“联赛本身的收入来源应该多元化,当装备赞助不再是收入的大头时,当未来的转播权收入、其他收入增多时,给装备赞助商的权力就会收回来一些。更长远来看,职业体育遵从市场经济的规律,核心就是规则意识,即遵守相应法律法规。这在中国是相对缺失的。目前只有一部几十年前的体育法,而且没有涉及到职业体育的部分。所以未来要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不能用行规代替法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