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美容师”寒夜头戴灯工作 多年难回家过年

2017年01月23日 08:3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想着万家灯火里有自己的努力,心中就有了温暖”

  高铁“萤火虫”的团年梦

  邱睦 易娜 记者 雷宇

  52岁的胡港先和她的工友今年依旧没有回家过年的打算——这也是她第七年没有和家人一起除夕守岁了。

  胡港先是武汉客运段的一名库内保洁员,被同行称为高铁上的“美容师”。每晚,一列列高铁慢慢驶入武汉动车检修基地,停车断电,刹那间整个存车场归于寂静黑暗,此时一只只“萤火虫”却在高铁上闪烁开来。这些“萤火虫”便是胡港先和她的同伴们。

  高铁朝发夕至,每天晚上当列车进库休息,便是这些保洁员一天最忙碌的时候。武汉铁路局是路网中心,高铁大局。正值春运,最高峰时仅在武汉动车检修基地就有68组车底(8节车厢为一组车底)500余节车厢需要进行清洁卫生,200余名保洁员们分布在这些车底上,抢时间、保质量,以保证第二天高铁可以焕然一新准点开出。

  1月18日零时刚过,存车线上陆陆续续停满了高铁列车。武汉已过寒冬四九,存车线上的气温降到了零下,保洁员们只要一张嘴就能见到白气。而胡港先却要和她的工友们工作到黎明的太阳升起。

  水桶、刷子、清洁液和各式抹布在身上“全副武装”,最吸引人眼光的是她们戴在头上的一盏盏便携式照明灯。因为车上没有司机、机械师等专业人员,为避免安全隐患,除了要检修的动车,其他动车通通断电,这给保洁员的工作带来了极大不便,只能借助戴在头上的便携式照明灯进行作业。

  每名保洁员每晚最少清理两节车厢,1节车厢清洁完毕就需要至少两个半小时。钻进漆黑的车厢,借助头灯,她们按照由大到小、先两边后中间的方式开始清理卫生。由大到小就是指先对大件垃圾进行归纳,如被丢弃的食品袋、饮料瓶等,再去清扫车厢内的灰尘;先两边后中间是先清理车厢两侧的卫生间和洗脸间,接着清理座椅卫生,如缝隙内的垃圾残渣等。

  最大的危险是旅客遗留在座椅背后书报袋里的易拉罐拉环和打碎在车厢地面上的玻璃渣,在黑暗的工作环境中很容易把保洁员的手划伤。胡港先曾经遇到过几次。为防止意外,每个班组都配备了云南白药和创可贴。

  为了把椅子下面的边角、垃圾桶内的角角落落收拾干净,42岁的领班侯雪来总是头趴在地上,睁大眼睛一点点查看,“3A椅子下方有个小纸团。”侯雪来使劲伸长手,从座椅和车厢板壁的缝隙处抠出了一个小纸团,汗水从眼角流过,有些难受,但她随手一抹,又扒开座椅间的缝隙,借助微亮的灯光,仔细查看起来。

  趴下,站起,伸手……侯雪来重复着这些动作,可一举一动却透着认真。大致估算,每节基本上有17排座位。每排座位需要起趴5次,每晚最少清理两节车厢,一晚上基本起趴170次。

  武汉客运段的保洁员主管彭汉萍介绍,段内现在有250多位保洁员服务春运。她们平均年龄45岁,年龄最大的55岁,武汉市以外人员占50%。今年过年,几乎所有的外地人员都无法与家人团聚。

  家在外地的保洁员李腊梅19岁的儿子在三峡大学读大一,去年8月收到儿子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一家人欢欣不已,但随之而来的学费生活费却成了难事。80多岁的婆婆常年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而家中的经济来源主要是老公种的六亩地,每年的收益不足两万元。

  每个月从做保洁员的工资里给儿子寄800元生活费,谈及自己的儿子,李腊梅感到有些愧疚。

  年关将至,过年的气氛也越来越浓,动车检修基地的门口已经挂上了红灯笼,稀稀疏疏地听见远处传来的鞭炮声。6年没回家过年,每到这个时候李腊梅和工友的心头别有一番滋味。

  得知妈妈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电话便成了母子俩沟通的唯一渠道。儿子每天都会给李腊梅打电话,讲一讲自己在学校的事情,“妈妈,您少做一点!我现在努力读书,等将来挣钱了一定好好报答您”。

  “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干好!”侯雪来说,看着众多的旅客能够坐着干净舒适的高铁与家人团聚,想着万家灯火里有自己的努力,心中也就有了温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