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没有预期的多 媒体:应调整住房医疗等政策

2017年01月24日 09:0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二孩为何没有预期的多

  朱达志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一年,成效如何?1月22日,国家卫计委计划生育指导司司长杨文庄在该项工作进展专题新闻发布会上披露:2013年以前,二孩在全年出生人口中的占比始终保持在30%左右;到2016年,二孩及二孩以上在出生人口中的占比超过了45%。

  全面二孩政策落地后,效果并没有公众想象得那么明显。2015年该政策推出,2016年的人口出生率,比严控政策期间的2013年以前年份提高了15个百分点。十几个百分点当然也不是个小数目,但考虑到以前有太多无法统计的“超生游击队”,这十来个百分点的增长数可能就不算高。

  报道称,由于高房价加重经济负担等原因,一些家庭在生二孩上还存在顾虑。目前,按照中央的要求,国务院40多个部门已明确分工,推进落实全面二孩政策。一项松绑性质的惠民好政策,现在需要几十个国家行政部门联手推进,说明该政策的落实还有相当难度。

  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马力是国务院参事。她告诉记者,生二孩需要各种准备和环境,一般需要一段时间的释放。前些年累计的生育意愿大概需要5年的时间释放,预计2017年和2018年会有一个生育小高峰出现。目前还有一些配套措施没有跟上,须完善各种配套措施,解除年轻人的后顾之忧。

  马力女士的话颇有道理,但是她恐怕还是过于乐观了。许多年轻人家庭2016年买(换)不起房,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买(换)得起;2016年小两口收入15万,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能突破这个数;2016年看病难看病贵,入托难入托贵,上学难上学贵,2017年或2018年未必就会有个大改观。

  年轻人不愿多生,当然不是中国目前特有的现实。西方发达国家的情况业已证明,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也是年轻人逐渐不想生、不敢生的过程。大量人口涌入城市,自己的生活空间本已逼仄,又平添一个“小贝比”甲,“小贝比”乙来打拥堂,简直不敢想。所以,先期工业化国家要制定各种鼓励生育的政策,孩子还没生下来,母子的所有开销,国家都已预支或转移支付,孩子今后的生活与上学费用也全包了,法律还要求雇主不能解雇怀孕生子的女职工,甚至孩子他爸也可以享受相当长时间的“产假”。

  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能力调整相关政策,包括住房、医疗、入托、上学、就业、养老等方面公共政策,也包括计生政策本身。目前,仍然坚守农村的育龄夫妻不多了;进城务工的农民工,跟一些城里人一样生不起;农民工新生代,更是连“老家”都回不去了,又怎么可能回去“超生”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