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前2岁男童失踪 借DNA技术找到父母终团圆

2017年02月24日 13:56 来源:云南网
分享

  19年后见到儿子父母喜极而泣,大儿子儿时的照片父母一直珍藏着。

  相拥喜极而泣,周跃钦夫妇暗自流了19年的伤心泪,昨天终于换成了幸福的泪水:找了19年,他们终于见到了大儿子。“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这是好事,别哭了,别哭了……”昨天上午10点,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王家桥派出所,当失散了19年的大儿子周治祯站在面前的那一刻,周跃钦和妻子陈胜晴的眼泪就没停过,怎么也止不住。“过去我是伤心难过得哭,今天我是高兴得哭。”周跃钦说大儿子失踪时,还不满两岁半,一晃眼就是个大小伙了。

  第一回

  两岁半大儿子失踪

  说起事发经过,周跃钦自责不该将大儿子托付给邻居;陈胜晴则认为要不是自己生病住院让丈夫去接她,大儿子就不会丢失。周跃钦夫妇是贵州人,1998年3月,他们带着两岁半的大儿子和半岁的小儿子在贵阳市租房子住,靠卖蔬菜为生。大儿子丢失的那天,陈胜晴生病住院要出院了,周跃钦要去接妻子,便把大儿子托付给邻居帮忙带一下。谁知短短20分钟后,周跃钦接妻子回到家时大儿子却不见了,邻居说他调皮到处乱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确认大儿子失踪后,他们立即报了警。

  第二回

  爸爸在火车站蹲守一个多月

  孩子丢了是大事,刚出院的陈胜晴拖着虚弱的身体,随着家人四处寻找大儿子;周跃钦不仅在火车站蹲守了一个多月,还花了半年时间走遍了贵阳市的每个角落,寻人启事贴的到处都是,但都没有找到大儿子的身影。大儿子失踪后,两口子不愿意搬离这处出租房,想着兴许哪天大儿子会自己回来,可一等就是两三年。

  第三回

  一听到有人喊妈妈她就回头看

  “我一听有人喊妈妈,总觉得是在叫自己。”这期间,陈胜晴一听到有小孩喊妈妈,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回头看,但每次都很失望。最终,他们离开了那个伤心地,回到贵阳市观山湖区的老家,但始终没有放弃寻找。

  “这些年为了找儿子,被骗了不少次,但哪怕是有半点希望,就算冒着被骗的风险,我都要去找。”周跃钦说,这些年他们一直都在找大儿子,外地的亲戚朋友也帮忙找,他自己去了很多地方。让周跃钦夫妇没有想到的是,13岁以前,大儿子竟然没有离开贵州。

  第四回

  13岁儿子独自来昆明打拼

  昨天,在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朱卫红的带领下,周跃钦夫妇一行来到昆明市王家桥派出所,见到了失散19年的大儿子。痛哭之后,周跃钦这才问起儿子这些年的境遇。

  周治祯告诉父母,自他懂事起,就知道自己不是养父母亲生的,养父母也没有瞒着他。但他不知道自己是走失的还是被人拐走的,只知道5岁开始就生活在贵州毕节。长大后,他才知道,当年是养父的弟弟把他带回家的,因为做了犯法的事,还没来得及细说他的情况,养父的弟弟就被民警抓走了,而他便留在了养父家。

  13岁,他只身从贵州毕节来到昆明打工,租住在王家桥,一呆就是9年。这些年,他也想要找父母,但苦于线索太少,始终没有迈出第一步。

  第五回

  老大老三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其实不用DNA鉴定,一眼就可以看出周治祯和父亲眉眼之间的相似,再看周治祯和二弟的相貌,也有八成像。“他和我三弟更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周治祯的二弟说,哥哥走失时他才半岁,根本记不得哥哥的样子。这些年见父母伤心落泪,他也多次祈祷哥哥能早些回来。

  第六回

  民警帮助一家人重逢

  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刑侦大队民警朱卫红介绍,2009年云岩公安分局建立了全国失踪人口DNA数据库,并对辖区曾丢失孩子的家庭进行筛查后,通知这些父母到刑侦大队采集血样。周跃钦和陈胜晴也进行了DNA血样采集。

  去年底,经过大数据库盲比,发现一个在昆明的贵州籍小伙杨东铭的DNA和周跃钦比对上了。为了更精准的对比,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再次通知周跃钦及妻子去采集DNA血样。本周一比对结果出来了,亲子关系大于99%。因此,民警带着周跃钦一家来到昆明认大儿子。

  王家桥派出所民警介绍,去年初,在进行日常的人口管理工作时,采集到了杨东铭的血样,并录入了公安部DNA数据库,因此找到了杨东铭的家人,在和贵阳警方对接后,民警再次通知杨东铭采集血样,最终得以确定他们的血缘关系。

  昨天,民警利用DNA技术终于让阔别19年的一家人重逢。周跃钦说,他们将带大儿子先回贵州老家,今后大儿子要走什么样的人生路,他们尊重孩子的选择。

  云报全媒体记者 何瑾 文 翟剑 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