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乐天涉华商业网 端起萨德毒酒难逃抵制厄运

揭秘乐天涉华商业网 端起萨德毒酒难逃抵制厄运

2017年02月20日 09:23 来源:环球时报
 

  原标题:揭秘乐天帝国“涉华商业网” 端起“萨德毒酒”难逃抵制厄运

  【环球时报驻韩国特约记者 李军 济冬 林之溪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李萌】如果说“闺蜜干政门”导致韩国最大财团三星集团麻烦缠身,掌门人遭拘押,“萨德”问题则可能让韩国第五大企业乐天集团摊上大事,涉华业务发生“地震”。据消息人士向《环球时报》记者透露,乐天集团计划于2月底召开理事会,正式决定与韩国政府签署“萨德”换地协议,将其拥有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和韩国军方的一块国有土地进行交换。据《环球时报》记者调查,从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算起,乐天在华事业已发展23年。如今,乐天的业务覆盖中国20多个省市,在华拥有120多家门店;去年,乐天在华营业额是2009年的7倍多。乐天享受中国发展红利的更明显例子是:韩国乐天免税店总销售额的7成来自中国游客。环球时报旗下环球网19日进行的调查显示,95.3%的网友表示,如果乐天签署换地协议,将支持抵制乐天。

  乐天免税店:中国游客贡献七成消费

  2月19日上午,首尔中区的乐天免税店小公洞总店,人头攒动。《环球时报》记者走进这家店,满眼都是中国同胞,汉语对话随处可以听到。很多人已然大包小包,货架前,柜台前,好不热闹。在韩国经济萧条、消费低迷的当下,中国人的消费热情点燃了这里。

  在店里,记者还听到有人用汉语高喊“不要拍照”,应是店里雇用的中国职员。实际上,韩国免税店里,韩国店员能讲汉语也早已不稀奇。之前记者在首尔乐天玛特的柜台前闲逛时,曾看到一名女售货员手拿一本中文教材,时不时地向身边的中国朝鲜族导购请教。

  这是中国游客的力量。

  每逢中国法定节假日,甚至“双十一”,对于韩国零售业、流通业而言,都可谓迎来了“狂欢节”。以乐天为例,去年10月1日至6日,乐天免税店小公洞店面向中国顾客的销售额同比增长30%;9月29日至10月6日,乐天百货首尔小公洞总店面向中国顾客的销售额同比增长27%。

  据报道,乐天免税店销售额从2014年至2016年连续3年突破4万亿韩元(1元人民币约合167.5韩元)。以2016年第一季度数据为准,中国游客消费比重占乐天免税店总销售规模的70.8%,消费达9420亿韩元,远高于韩国人的2834亿韩元和日本人的399亿韩元。中国游客消费占总消费规模的比重近来甚至增长至75%。

  记者走访的这家免税店,2014年年销售额超过34年来一直保持韩国零售业第一、面积比其大7倍的乐天百货总店。2016年,这家免税店完成扩建,关闭了12楼原属乐天百货的餐饮区,改造为免税店。韩联社当时发了一篇报道称,乐天百货将免税店楼层增至4个,是为了不让不久前在同商圈新开张的新世界免税店“抢走”中国顾客。

  类似举措很多。去年“双十一”期间,乐天免税店针对在免税店中文网站消费的顾客举行抽奖活动并选出11人,他们可获得高达3300万韩元的抽奖商品。2017年春节前夕,乐天百货瞄准中国年轻人制定了网红市场营销策略,从网络营销上下工夫。乐天百货邀请3名中国网红,进行化妆品产品相关直播介绍。

  中国市场:8年间营业额增六倍

  乐天集团最早由旅日韩侨辛格浩在日本创立。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1967年辛格浩在韩国成立乐天制果公司,公司逐渐成长为韩国第五大企业。与在韩经历相似,1992年中韩建交,1994年乐天集团即进军中国市场。

  1994年,乐天制果公司与日本乐天率先在北京投资建成口香糖和奶油派生产工厂,开启了抢占中国消费市场的发展战略。之后,乐天分别在青岛、上海建成工厂。2006年,乐天把触角延伸到中国饮料市场领域,并构建贯通北京、上海、华中、华北、西南的流通网络。2007年,乐天注资3000万美元成立乐天(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加速启动全面投资中国的发展战略。以2008年与中国银泰集团合作建成北京王府井乐天银泰百货为标志,乐天百货先后在天津、沈阳、威海、成都运营多家分店。同时,乐天将乐天玛特等超市业务扩展到中国大中城市。

  整体看,乐天集团自1994年进入中国后,累计投资近10万亿韩元,共设立乐天百货、乐天制果、乐天超市等22个子公司,拥有120多家门店,员工2.6万多人。截至2015年底,乐天已在中国24个省直辖市开展业务。

  辽宁社科院朝鲜研究中心主任吕超向《环球时报》介绍称,在乐天的全球业务中,在华事业占极其重要的地位,乐天一直有继续推动扩大其在华业务的计划。以东北为例,可以说,乐天是在当地影响力最大的韩资企业。尤其是它在经营理念上比较贴近东北的社会情况,因此颇受欢迎。而出于中韩友好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中国政府近年来也给乐天的发展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

  由于经营时间相对较短,在华营业额只占整个乐天集团总营业额(85万亿韩元)的3.8%,且年营业亏损约3000亿韩元,但位居亚洲中心的中国市场是乐天集团难以放弃的。乐天管理层认为,在华投资仍处于开拓的初始阶段,待乐天在华实现本土化并布建完成合理投资网点后,就会收获投资成果。事实上,乐天在华事业这些年一直呈现良好的发展势头。去年,乐天集团在华投资营业额达到3.2万亿韩元,是2009年4300亿韩元的7倍多。

  沈阳成都上海,萨德袭扰乐天布局

  眼下,“沈阳乐天世界”和“成都乐天世界”两个大项目是该集团在华投资的亮点。据了解,乐天在“沈阳乐天世界”项目上计划投资3万亿韩元,建筑面积达150万平方米,其中百货商店、青年广场、电影院等设施已于2014年建成并投入运营,规划的两栋乐天城堡项目计划于2018年完工。而建筑面积达57万平方米的“成都乐天世界”项目将于2019年完工投入运营。

  另据报道,乐天百货店1月17日表示,将与中信泰富商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作,从3月起正式开展上海泰富广场购物中心的运营准备工作。去年10月,乐天百货店与中信集团签署协议,双方成立合资公司。乐天集团相关人士说,希望进入中国最大的城市能够给其在华整体事业带来活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12日,天猫上的乐天旗舰店全面停业。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3月,乐天网购和乐天玛特宣布,在天猫国际上正式开设“乐天玛特馆”。乐天在另一大型电商平台京东上也开有网店。《环球时报》记者19日登录京东乐天旗舰店,看到其仍正常运营。上面的信息显示,乐天玛特旗舰店开店时间是2016年7月1日,授权品牌有农心、乐天、萃米源等55个。

  据韩国媒体透露,当前在华投资业务是乐天集团现任会长辛东彬主抓的项目,辛东彬想通过在华投资项目与其兄长、日本乐天控股公司前副会长辛东柱竞争,体现乐天集团独到的投资战略,同时摆脱其父亲、乐天集团总括会长辛格浩的影响。尽管现在在华投资项目总体仍处于亏损阶段,但乐天管理层看到在华业务每年的高成长性。

  在辛氏兄弟争夺集团经营权的斗争中,中国项目成为一个重要话题。2015年7月,辛格浩以乐天集团领导层主导的中国事业亏损达1万多亿韩元为由,召开理事会把以辛东彬为首所有参与中国事业的乐天控股理事全部解雇,这被韩国业内称为“斩除手指”事件。2016年,辛东彬重新获得日本乐天理事会信任,守住了集团掌门人的职位。他积极调整在华投资战略,争取早日实现扭亏为赢,却没想到“萨德部署”逆风吹来。

  乐天,端起“萨德毒酒”难逃抵制厄运

  韩国外国语大学全球安保合作中心主任黄载皓19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乐天的老板以及企业本身都牵涉进针对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案”,因此乐天在韩国国内政治风波中是非常委屈的,要听政府的话,否则就要面对很多问题。他说,韩国国内的环境对乐天很不利,三星副会长已经被抓,乐天害怕下一个轮到自己,所以他们没有退路。

  尽管很难把部署“萨德”的责任全部推到一个企业身上,但如果乐天最终决定“换地”,这无疑会伤害中国民众朴素的爱国情感。环球网19日发起网络舆情调查:如果乐天与韩国政府签署“萨德”换地协议,你支持抵制到乐天消费吗?到本报截稿时,2.4万多人参与,95.3%表示“支持,乐天不能吃着中国的饭砸着中国的锅”。不少网友留言表示,应坚决抵制损害中国利益的外企。还有网友称,“告诉我们乐天在中国有哪些产品和服务?”“现在该有人统计一下乐天在中国大陆的各种实体和网店了”。

  “在现在的情况下,中国的消费者抵制去乐天消费是一件可预见的事情。尽管我个人认为对企业采取这样的抵制行为没有必要,也未必非常合适,但这样的局面几乎难以避免。”中国亚太学会朝鲜半岛研究会委员王林昌19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不仅乐天在中国的业务以后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其他韩国企业在华前景也不乐观。韩国政府在‘萨德’问题上采取的立场势必会影响其企业和经济的发展。”

  还有中国学者对《环球时报》说,如果中国民众抵制乐天甚至其他韩国货,那也是民心之所向、民意的自由表达。而且,素来喜欢“抵制运动”的韩国人应该最能理解中国民众出于同样的爱国情感而进行的抵制活动。2015年韩国民众曾因劳工赔偿问题抵制过日企;2016年2月,麦当劳曾因公司主页的谷歌地图标注问题遭韩国网友抵制。黄载皓也表示,对中国民众表示抵制乐天不意外,如果中国对韩国做出一些不利决定,韩国国内也会抗议。

  实际上,乐天集团对于被抵制并不陌生。2015年7月底,因集团经营权之争,辛东柱拿着有父亲辛格浩亲笔签名的“指示书”从日本飞回韩国。但他在接受韩国电视台采访时全程讲日语,那封“指示书”上他父亲的亲笔签名也是日本名字“重光武雄”。一石激起千层浪,韩国人惊呼乐天集团究竟是韩国企业还是日本企业,随后发起相当规模的拒买乐天产品的活动。

  “端起‘萨德基地’毒酒的乐天……从根本上动摇在中国的经营活动。”《韩国时报》日前的一篇文章称,尽管乐天集团正在探讨各种应对预案,但终究没有什么妙招奇策。而在吕超看来,乐天是在韩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大财团之一,它对自己的土地可以决定其用途,但它却选择站到和中国对立的一边。

  “乐天一边从中国消费者那里获取利益,一边却损害中国的安全利益,这自然会给中国民众以不友好甚至敌对的感觉,也理所当然会引发一部分消费者对它的恶感,影响其面向中国的经济活动。”吕超说,前一段时间,由于乐天在“萨德”问题上的立场,东北有不少民众表现出不满情绪,“中国人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也有权拒绝自己讨厌的。”

 


揭秘乐天涉华商业网 端起萨德毒酒难逃抵制厄运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