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持续举报村官受贿4年 60岁“蝇官”终落马

2017年04月22日 13:24 来源:法制日报
分享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 本报通讯员 王志敏

  基层官员虽然级别不高,一旦贪污腐败就会变成人人唾弃的“苍蝇”。而这些“苍蝇”往往资格老,根基深,权力大,各种人脉关系复杂。小官的贪腐行为对群众利益的伤害更直接、危害性也更大。今年60岁的唐浩其原是一名中共党员,曾任金山区枫泾镇中洪村原党总支书记。从2002年至2016年14年间,他先后多次受贿共计人民币20.6万元。

  在一辆小轿车上,行贿方偷偷将钱塞给受贿方,这通常是电视剧中出现的桥段,然而现实中也不乏这样的事情发生。资料显示,在个体工程老板戴振华的轿车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唐浩其收下了戴振华送的1万元现金。

  在2013年,金山区枫泾镇东宝沙石经营部业主王文明就准备将8万元现金送给唐浩其,但被唐浩其推脱掉。“这钱数目大,我当时心里害怕,不敢收。”唐浩其到案后说。

  但一段时间后,王文明还是将3万元现金塞进唐浩其的办公室抽屉,剩下的5万也陆续送给了唐浩其。王文明说:“我在中洪村租赁土地做生意,给唐浩其送钱是想和他搞好关系。另外,在东宝沙石经营部动迁安置过程中,我拿到了比较满意的动迁补偿款,送8万元也是为了感谢他。”

  除去8万元,从2004年开始,王文明还会在每年春节,给唐浩其送拜年红包,最低2000元,最高1万元,都被唐浩其收下。

  除了王文明的拜年红包,唐浩其还多次收受中洪村经营户蔡勇飞的拜年红包。蔡勇飞的木材市场在中洪村2015年土地减量化计划中,因他对补偿要求过高一直谈不下来,就又排入2016年土地减量化计划。蔡勇飞希望唐浩其能给相关部门打招呼多赔一点钱,便分两次给了唐浩其5万元。

  唐浩其到案后主动认罪:“我利用担任中洪村村委会主任、党总支书记的职务便利收受了他人的贿赂款,违反了法律,也辜负了党和国家的信任。”

  经金山区人民检察院认定,唐浩其收受王文明、蔡勇飞贿赂款共计人民币13万。而王文明、蔡勇飞以拜年红包形式给予的贿赂款由于时间比较久,供述不一,存在一定出入,检察院就低认定唐浩其分别收受王文明、蔡勇飞贿赂款3万元、3.6万元,共计6.6万元。另加上戴振华送的1万元,唐浩其受贿总额为20.6万元。

  最终,唐浩其因受贿罪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年两个月,缓刑两年,罚金15万元。

  从2013年开始,中洪村村民不断到检察院举报唐浩其。当唐浩其受到法律制裁时,村民们表示:“终于挖出了这条大蛀虫。”

  “唐浩其作为一名村官,官虽小,却是党和国家在基层的宣传者和落实者。小官在基层,他们的腐败行为会直接对老百姓的利益造成损害。而且唐浩其是党员,他的行为会严重影响党和政府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案件主办检察官沈红说。

  唐浩其受贿案是金山小官贪污受贿大案的代表。2016年,金山区检察院办理该类案件19件,2015年为18件。沈红说:“金山的小官贪污受贿案件数量在上升,作为基层检察院,这类犯罪一直是我们打击的重点。”

  在办理小官贪污受贿案件中,因为其中牵涉的人员较多、较杂,检察官们在办案过程中会遇到一些困难。“基层办案最常出现的就是打招呼、托人情关系,我们一般以内部保密为由直接拒绝。”沈红表示,办案中存在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老百姓的举报内容往往价值不大,老百姓来举报可能是凭一时之气,提供的证据不充分,我们需要找准一个突破口,才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在实际办案中,有些对象并不配合,这个时候检察官会对他们进行心理测试。“心理测试虽然只是办案参考资料,但却能给对象带来震慑作用,打破他们的心理防线。”沈红介绍说。此外,检察官们还会采用笔迹鉴定和电子物证取证的方法来收集证据,提高办案效率。

  金山区检察院检察长陶建平说:“基层检察院办理小官贪污受贿案件是顺应民心,真正为老百姓消灭身边的‘苍蝇’,也是给基层干部敲响警钟,要时刻保持廉政作风,为老百姓办实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