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前沿 > 时政 > 法与理

吴彦祖:长相无法左右,我不想“靠脸吃饭”

  • 2016年11月25日 10:38 来源:新京报
7060k

 

 

  “双11”那天,吴彦祖也凑了个热闹,他在微博上发了份购买清单。见到他时,问他清单上说要给太太Lisa买一匹马,买了吗?“买了买了!”他连忙回答。但他说自己弄不清楚马的品种,“我不懂马,她选好,我付钱。”和想象中的一样,无论吴彦祖的角色、年龄、心态怎么变,都是那个“爱妻狂魔”,“Lisa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骑马,当了妈妈后她想继续年轻时的爱好,我必须支持。”猝不及防地给了旁人一份“狗粮”。

  与其说吴彦祖是每个女生都想嫁的完美伴侣,毋宁说他是我们都想成为的人,因为他绝不仅仅是“好看”,而是努力、自持、更有担当。但这两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不少事:结婚生女、母亲离世、暂别娱乐圈、减产……他说自己最大的转变就是不再自私,想把更多时间留给家人。“年轻的时候,工作是第一位,什么都可以牺牲;后来女儿出世了,母亲离开了,我才知道换不回的是时间。”他微微皱皱眉头。Lisa曾说因为担心女儿成长,吴彦祖掉了不少头发,他笑说,带好女儿是他如今的唯一目标。

  1 演员的修养

  曾经的拼命三郎,如今有了底线

  这一次见到的吴彦祖,鼻梁上有些淤青,“是不是觉得有点歪?”都知道香港导演林岭东喜欢让演员亲身上阵,恰好,吴彦祖对演戏也有“亲力亲为”的洁癖。在他俩携手合作的电影开机第二天,吴彦祖就被撞歪了鼻子。同样是刚刚开机,十多年前,在拍《新警察故事》时,导演陈木胜力求逼真的即兴表演,没有事前知会吴彦祖,突然让一位演员半路冲出来捶打他的脸颊,鼻血直流的吴彦祖强忍着完成了拍摄;拍《窃听风云2》前,为了与饰演的马念祖一角更为接近,他增肥20斤,从早上9点吃到夜里12点,一日五餐,Lisa看他随时都在进食,惊呼“你疯了吗?”《魔兽》中他饰演长相丑陋的古尔丹,要一直保持弯腰屈膝的走路姿态,拍完,吴彦祖的腿肿到连裤子都穿不上。

  对辛苦和危险,吴彦祖早已习以为常,“前不久拍美剧《荒原》,每天都在打,受伤挂彩是常有的事。”一旁的听众争相询问,有没有买保险,他云淡风轻地笑笑,“现在有了老婆和孩子,身上担子重,太危险的基本也不会做。但底线是,不管怎么演都需要努力,因为这是你作为演员的责任,你接到一部戏就要负责。”

  2 《少林寺》有感

  因为很酷去学武,也因学武变乖

  和成年后的努力、有担当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童年时期的吴彦祖很调皮,甚至可以说是叛逆。

  身为移民二代,出生在旧金山,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大学心理学教授,从小家里的教育非常严格。“爸妈会经常和我强调工作的重要性。”而吴彦祖却没那么听话,他爱玩滑板、喜欢朋克音乐,他反感做个好学生,用尽各种办法逃避父母的要求。5岁时,吴彦祖想过要当华裔美国总统,也曾想过当消防员、警察。直到7岁那年,爷爷带他去唐人街看了《少林寺》,除了满脑子的“我要学武术”,更让他找到了身份的认同感,“在美国,我无法摆脱‘少数族裔’的身份,总感觉不被主流接受。而且很多ABC并不了解中国的传统文化,恰巧这时我遇到了武术,它很有型、很酷,我想了解。”

  这个想法并没有得到吴妈妈的赞同,她怕吴彦祖会因此去打架。但胳膊拗不过大腿,11岁的吴彦祖,终于有了自己的武术教练,一位来自北京,会针灸、懂中医、精国画的武术教练。他说武术对他最大的改变是让他学乖,因为武功讲究自持与纪律,这让他不想再打架;16岁那年,因母亲犯心脏病住进了医院,他顿生醒悟,认真读书,并考入俄勒冈大学学建筑。上大学后,他还抽空参加各种武术比赛,并专门跑到北京什刹海研习武功,甚至自己也开始组队教学。

  3 花瓶年代

  穿着内裤思考我究竟在干什么

  至今回想,吴彦祖都说如果1997年没回香港看回归,人生就是另一个样子。那是他的毕业旅行,“当时我身上只有1000美元,实在没旅费了,碰巧遇到一个人找我拍广告,报酬是4000元,一心想着赚了钱可以继续旅行,就答应了。”而促使他最终走上银幕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平面广告,被导演杨凡在大街上一眼相中。因为“惊为天人”的脸庞,杨凡认定这就是他要找的电影男主角,一再邀请其出演,吴彦祖却一度望而生畏,“大学期间我选修过电影课,知道拍电影、当演员不容易,而且我一不会说广东话、二不会表演,我如果同意,只会打破他的梦想。”拒绝几次无果后,吴彦祖还是在杨凡的鼓励下答应了参演《美少年之恋》。

  自此,吴彦祖这三个字就与美少年、帅哥画上了等号,他成为“被长相压制住演技”的人。在《旺角黑夜》之前,他用三年时间演了27部电影,渐渐成为电影工业流水线上的一枚帅哥产品,找他演的角色都是富二代、贵公子、裸露上半身秀身材的“花瓶”。“我一直认为演戏不关外表的事,出道那些年很多人找我演了很多只看外表的戏,大家都觉得我应该演《新扎师妹》里的贵公子、白马王子,但我并不喜欢这些,因为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刚入行那几年,吴彦祖拍了不少他不喜欢的电影,包括情色片,“拍着拍着,穿着内裤的我就在想‘我究竟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4 惨死率70%

  “惨角”教会他演戏不是表面功夫

  尔冬升说过,“太正的角色很难令吴彦祖出彩,这才是他演员生涯的真正开始。”他口中的“这”说的就是《旺角黑夜》,片中吴彦祖饰演略带杀气的绝望杀手,为他带来了首个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这一年,吴彦祖还凭借《新警察故事》中人格扭曲、残忍疯狂的富家公子哥同时入围了最佳男配角奖。并凭借后者最终拿到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

  电影拍多了,吴彦祖有了当导演的想法。2006年,他和尹子维、连凯、陈子聪假装成立组合,出道、走通告,用DV自拍自导自演了一部伪纪录片《四大天王》,还因此拿到了金像奖新晋导演奖。从题材到形式,很多人在这一刻才意识到,这才是吴彦祖喜欢的。他说,拍五部电影可能只会有一部是为了迎合粉丝,剩下的只选自己想演的。

  这之后,无论是《夜宴》中的悲情太子,还是《门徒》中行走在法与情间的卧底、《新宿事件》中在东京讨生活的黑工、《窃听风云》系列中三个不同的角色……有人统计过,吴彦祖70%的角色都以惨死告终。但对于好的“惨角”他依然来者不拒:“我不会故意去扮丑、毁形象,不会让演戏成为表面,我更注重角色的内在。”

  5 最爱cult片

  黑色电影说,这个世界是灰色的

  去年《荒原》开播,这部由吴彦祖主演的美剧在地球的另一边反响异常热烈,IMDb上获得了8.1的超高分。剧中吴彦祖一身红衣,冷血深沉,但他扮演的Sunny一点也不阳光,至今已经杀了超过400人,单挑11人、“手撕”敌人的镜头比比皆是。但这恰恰与吴彦祖喜欢的黑色电影一拍即合,“我选角色是因为它有意思、有挑战我才会去演,而不是来自观众怎么看我,可能这样说有些自私,但我的满足感来自于这里,也是我继续拍戏的动力。”

  《发条橙》是吴彦祖在采访中提及次数最多的影片,他直言自己最喜欢看黑色电影,每当遇上类似的角色都会异常兴奋。《妖夜回廊》里他一脸邪笑说着露骨台词,将精神异变的扭曲状态诠释得淋漓尽致;在昆汀·塔伦蒂诺和饶舌歌手RZA合作的《铁拳》里,一头白发的他本想暗算他人,最后却被拖进绞肉机;《魔警》中,他是陷入自责的警察,最终精神分裂甚至抽打肉体自虐……“《发条橙》让我觉得原来电影可以这样,人类不是这么简单。我很喜欢去了解黑暗里的东西,可能因为我本身不是那样的人,但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样都在想,我和坏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黑暗电影帮助你理解人类在这个地球的存在,为什么人类这么暴力、会打仗……而不是单纯以为所有人都是好的,世界不是黑白的,而是灰色的。”

  长相是我无法改变的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如何评价吴彦祖的演技”,有人说他的演技透着内敛,也有人说他演的角色有层次仍稍欠突破,但更多的答案是“吴彦祖都帅成这样了,根本不需要演技”。这正是吴彦祖最害怕听到的答案。他不止一次在不同场合表示,并不觉得自己多帅,也不愿多谈自己的外表,“长相是我无法决定的,‘好看’是大家形容的,我只是个普通演员。”

  想起母亲依然会悲伤

  2013年到2014年是吴彦祖最悲喜交加的两年,女儿吴斐然出世,就在全家欢心之际,却传来吴妈妈健康状况恶化的消息。他选择暂停所有工作,陪母亲走过最后的岁月,“不到两年我经历了生和死,从天堂跌到谷底。落差真的特别大。”母亲的突然离世,对吴彦祖打击很大,直到一部《滚蛋吧!肿瘤君》,让他重新选择了工作,“在最沮丧的时候重新回来面对世界太艰难了,包括到了现在我都没有完全好,还是会悲伤。但起码,我站得住。”吴彦祖坦言这些经历改变了他很多,“40岁时我才知道时间是有限制的,20多岁的我曾每天都在浪费,现在我不想这样了,更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以后不想女儿做演员

  “女儿太美,不想工作”,是吴彦祖的“有娃”感受。有了女儿后,他说出门变艰难了,就想一直看着她,“以前年轻时什么都想要,想成为好演员、好导演、好爸爸,有了女儿才发现很多事情也不想做了。”他也开始担心女儿长得太漂亮会被很多男生追,甚至希望女儿不要长那么漂亮,“现在女生十二三岁就开始有男朋友,我挺怕的。”

  对于女儿的未来,吴彦祖直言不想让她做演员,“她最好不当演员,尤其对女孩来说,到了20多岁就有人说老了,那种压力太大。我希望她做医生、律师,因为那些都是需要靠能力生存的职业。但如果她一定要当演员,我可以同意,前提是她要读完大学。”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摄影/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上篇:奥地利总统选举——欧洲民意风向的一次测试

下篇:美国南加州大学一华裔教授遇刺身亡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浙江一幼儿园教师体罚幼儿 涉事教师被行政拘留

  • 黑龙江一酒店办婚宴误将甲醇当白酒 致3人死亡

  • 柳斌杰:网络治理要从三个层次共治 依法管理网络

  • 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职名单

  • 印尼失联的运输机确认坠毁 机上载有10余人

  • 俄媒:日本拟再送普京一只秋田犬 尚未获肯定答复

  • 酥胸美腿眯眼睛,闫妮早已不是记忆里的佟掌柜

  • 赤峰煤矿爆炸事故救援工作结束

  • 新松机器人实施四轮驱动战略推陈出新

  • 高速拦下三辆未年检车 车后“乘客”吓坏交警

  • 韩客机起飞前两副机长斗殴 一人送医一人继续飞

  • 吉林石化:“长子”扛起振兴担当

  • 关于公共文化设施开展学雷锋志愿服务的实施意见

  • 网曝菏泽教师课堂飙脏话 传授学生如何混社会

  • 上海科学家:节水抗旱稻初步形成完整的“产学研用”构架

  • 河北发布最高级别大雾和霾预警 高速大部分关闭

  • 一图读懂|罗尔“卖文救女”事件是如何反转的

  • 新西兰南岛北部发生5.5级地震 尚无人员伤亡报告

  • 网曝菏泽教师课堂飙脏话 传授学生如何混社会

  • 关晓彤晒照疯玩迪士尼乐园 也有尖下巴了?

  • 法国总统奥朗德放弃连任 总理瓦尔斯或上阵参选

  • 2名中国人欲携百万欧元离开欧洲被没收

  • 在印尼廖内群岛省附近海域失联的运输机确认坠毁 机上载有10余人

  • “低温津贴”鲜被提及 环卫工无奈:天冷就多穿些

  • 尊法学法守法用法——各地积极开展国家宪法日活动综述

  • 中学老师爆粗口教学生“混社会” 被停职引争议

  • 《锦绣未央》难成经典大热:细节粗糙逻辑缺失

  • 为什么说政治纪律是党最根本、最重要的纪律

  • 配音圈男女一号揭秘:“数字小姐”真的遇到过

  • 河北固定餐饮店禁供一次性木筷 违者最高罚1000

  • 中国驻芬兰大使:中芬创新领域合作前景广阔

  • 韩客机起飞前两副机长斗殴 一人送医一人继续飞

  • 同学突发癫痫!为防咬舌 小伙塞入自己手指

  • 银发旅游提倡“第二个半价” 北京将研究老年旅游奖励办法

  • “一带一路”下的中新人文交流论坛在新加坡举行

  • 王健林:首届中国杯不邀世界顶级队 怕打击国足

  • 落马官员:麻将搅乱了生活、扭曲了心理和人生

  • 上上电缆:做中国制造业的“上上之选”

  • 青山绿水真能变成金山银山?——264万人发展乡村旅游脱贫致富背后的故事

  • 石家庄“史上最严”治污持续半月 空气质量仍爆表

  • 吉林石化:“长子”扛起振兴担当

  • 60岁老人“叱咤”情场 劈腿三女友骗走25万

  • 福建晋江:移风易俗 不比排场比慈善

  • 古巴革命领袖卡斯特罗骨灰抵达圣地亚哥 今日安葬

  • 奥地利总统选举——欧洲民意风向的一次测试

  • 美国加州仓库大火至少9人死亡 仍有20余人失踪

  • 成都一辆货车写满自创歌词 司机从新闻中得来灵感

  • 美国南加州大学一华裔教授遇刺身亡

  • 宁波重度瘫痪小伙欲挑战川藏线 半年时间考到驾照

  • 美华裔教授遇刺或因个人恩怨 凶嫌保释金百万美元

  • 阅读推荐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津ICP备15008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