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当选TPP或夭折 “中国方案”成世界复苏关键

2016年11月17日 04:17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分享

  在自由贸易已成为某种“政治正确”的今天,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死亡宣告”让全世界最近一周都在密切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特朗普带领下的美国会不会“逆势而动”,让全球走向贸易保护主义?

  可毕竟,一个充斥着保护主义与孤立主义的世界并不符合绝大多数国家的利益。按照外媒的观点,现在已有不少国家在期待中国的方案成为贸易全球化的主导。美国《巴伦周刊》的标题更加直接地表达了这一观点:“特朗普将再造中国伟大”?

  【主导权“让”给中国?】

  《巴伦周刊》在这篇报道中指出,对于奥巴马政府的TPP政策,特朗普并无替代方案,这将把影响力拱手让给他誓言要遏制的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也将使“全球贸易朝着北京设计的方向发展”。

  而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1月11日报道,随着将中国排除在外的TPP提议看似不太可能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实现,中国正在推动与之抗衡的贸易协定。同时,中国扩大“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和贸易的宏伟计划已引起众多国家的兴趣。

  “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可能更倾向于贸易保护主义和更关注国内,这一前景让中国获得扩大其全球经济影响力的机会。”该报道称,TPP是美国“转向亚洲”战略的支点。一名企业人士说,中国可能从TPP的破裂中受益。

  美国之音电台网站则表达得更加直接,在该网站近日刊登的《TPP在美国搁浅,协议已死中国得利?》一文中就指出,今年早些时候,奥巴马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称,美国主导的TPP执行高标准,将使美国而不是中国来领导世界贸易。白宫官员也多次警告说,如果不通过TPP,美国将把亚太拱手“让给”中国。

  “TPP的落空,或成为中国再次在亚洲地区恢复凝聚力的契机。”日本共同社近日报道称,若TPP生效手续没有进展,在亚太地区打造经济圈的“重心将会转向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日本《读卖新闻》则认为,在TPP谈判难产的情况下,中国正通过东亚的RCEP等框架来确立其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权。

  按照英国《金融时报》网站刊登《TPP夭折将使中国重推亚太自贸区》一文的观点,反对TPP是特朗普竞选的核心议题。而目前TPP夭折这一“空白”为中国提供了重要的机遇,即“使其顺理成章地主张加快建立更广泛的亚太自由贸易区”。

  《日本经济新闻》的一篇题为《中国对特朗普的真实想法》的报道总结得更加精练:美国主导建立TPP实际上是想制定一套将中国排除在外的国际规则,奥巴马曾强调其意义在于“不能让中国等国家来书写全球经济规则”;另一方面,习近平通过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AIIB)和“一带一路”构想等来推进中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框架。如果因为美国的退出而导致TPP无法生效,中国必将精神百倍地加紧制定对中国有利的规则。

  “亚太地区的贸易秩序天平正在向中国倾斜”,《韩国经济》的报道称,有专家认为,随着TPP可能因为美国新总统上台而胎死腹中,亚太国家正将注意力重新转向RCEP,甚至有可能使日本改变态度加入RCEP。

  毕竟,TPP的意义远远不止是一项贸易协定,其背后的地缘政治战略目标也使得它的“夭折”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系列相关国家在地缘政治“棋局”中忙不迭地重新选择。用《纽约时报》的话表示,即“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给美国的盟友和对手都带来了压力,较小的国家在美国和崛起的中国之间将面临更艰难选择”。该报道称,“如果美国的支持显得不太有把握,那么中国会变得更有吸引力。”

  【中国的行动“大放异彩”】

  这种风向转变的背后,有两层意义值得认识清楚。第一,TPP的死亡离不开它自身的“缺陷基因”。把地区和全球的经贸合作看成零和博弈,这种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无视了全球化背景下“共赢”的重要性,也不符合时代的潮流。

  “无论美国政治进程如何,自1945年以来塑造全球秩序的国家联盟所遭受的损害将是无法修复的。”英国《金融时报》刊登菲利普·斯蒂芬斯的署名文章称,美国设计的全球体系一段时间以来本就在瓦解,2008年金融危机、收入停滞、紧缩政策以及对自由贸易的失望情绪埋葬了自由经济共识。

  然而,还有第二层意义,即全球更加忧虑的是保护主义的“卷土重来”。西班牙《国家报》在刊登的《特朗普为世界经济和贸易带来不确定性》一文中就指出,伴随特朗普出人意料入主白宫的是欠缺的经济计划和多项贸易协定面临否决的威胁,这使得美国这个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24.5%的第一大经济体面临诸多不确定性。与此同时,目前世界经济的增长仍然乏善可陈。而不确定性增加将导致的投资延迟、消费者顾虑加深和就业岗位增加缓慢等都将使得全球经济增长更为孱弱。

  “目前全球市场只是表面上显得平静,实际上投资者正在着手防范保护主义的风险。”《日本经济新闻》编辑委员梶原诚撰文指出,反全球化虽然能赢得眼前的选票,却不是真正的答案。以企业业务外包和移民流入而产生的就业不稳定为首,全球化的确有一定的副作用。但市场经济一定会看清楚如何在消除负面影响的同时推进全球化的。

  也正因此,中国在推进地区及全球贸易自由化方面的主导作用就被寄予了更多期待。

  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刊文称,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口号必须被理解为披着民族主义外衣的孤立主义。“在政治上,美国从亚洲撤离造就了一个明显的赢家:中国。”该文章称,正在崛起的中国将有更多余地进一步发展自己。力量平衡也将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移。

  彭博新闻社网站刊文称,在将长久以来美国主导的战后全球贸易及金融秩序“边缘化”这方面,中国付出了很大努力。中国主导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其向邻国施加影响力并展示慷慨提供了全新途径。实际上,中国在很多方面的积极行动均大放异彩,而这些行动也会提升其影响力。此外,中国还在努力增强自身在世贸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现有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鉴于这两大组织中美国领导力的空缺,中国的影响力还会继续增强。”

  【世界期待“APEC答案”】

  中国影响力在全球获得的认可与自身所秉持的有利于世界的立场和实力密不可分。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斯蒂芬·罗奇近日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和世界报业辛迪加发表的题为“没有中国的世界经济将暗淡无光”的文章就指出,“我很少对全球经济前景感到乐观,我认为世界所面临的问题要比中国经济崩溃论严重得多。我认为,危机后的世界经济如果没有中国经济的带动,将会陷入巨大困境。”

  对“中国方案”给亚太自由贸易的信心,仅从即将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中就可找到答案。据埃菲社报道,在秘鲁的APEC第二十四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将继续推进亚太自由贸易进程。“这一议题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似乎遭遇了危机。”该报道称,拉美期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对该地区进行的访问能够推动拉美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加大对该地区工业领域的投资。该报道也援引智利驻华大使贺乔治的观点称,此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举行恰逢国际形势处于一个“寒冷时刻”。此时,与中国贸易的增长将使智利乃至整个拉美受益。

  “对于持续从自贸获益的亚太地区,美国不核准TPP仅代表其自己弃权,区域国家依然会谋求其他形式的合作来促进贸易。”新加坡《联合早报》14日发表社论称。

  不过,要真正实现全球的复苏,“中国方案”也离不开美国的合作。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美国外交界泰斗亨利·基辛格博士近日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当今世界正处在一个巨大的变革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世界正在面临终结,迫切需要重新定义很多国家的关系。因此,美中两国虽然在文化上存在很大差异,但也存在着共存这个重要的要素。“双方也必须都深刻认识这一点。”基辛格强调。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国际经济学教授迈克尔·普卢默也表示,TPP和RCEP都是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建设“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也就是更大的贸易自由化进程的一部分。他认为,如果美中携手加入FTAAP,双方都将直接受益,而且这个大自贸区协议还有可能为全球治理带来改革的清风。

  “中美贸易关系是全球繁荣与和平的最重要基石。”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或许道出了更为深刻的本质。该文章认为,支撑着中美关系的正是贸易的成果。因此,当前更大的问题是:这两个巨大经济体怎样才能共同发展和共同前行?它们怎样才能通过贸易给世界带来和平与繁荣?换句话说,“美国梦”和“中国梦”怎样才能在消除贫困等方面令世界成为一个更美好的家园?

  现在,世界在期待APEC能否给出一个答案。记者 宦 佳

分享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