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3年消灭6500公里垃圾河

2017年01月24日 16:10 来源:经济日报
分享

浙江开化县治水造景后形成的“钱江源百里水岸风情带”美景。 蓝 晨摄

    底图为整治中的浙江开化县马金溪姚家源景观工程。蓝 晨摄

    早上7点巡河、8点上班、10点现场督查交办,下午改造池塘、走访农户……这是黄小兵一天的巡河日志。作为浙江省衢州市常山县紫港街道办主任,他同时担任着街道流域的河长。

    黄小兵是浙江6.1万名河长中的一员。目前,浙江已形成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实现河长全覆盖,并将河长制延伸到小微水体。3年间,全省共消灭6500公里垃圾河,整治“黑臭河”超过5100公里,城乡水环境明显改善。

    先行先试 建立河长体系

    庙源溪是钱塘江上游衢江的一条支流,流域面积80多平方公里,主流长23公里。两年前,由于沿岸有生猪养殖,溪水又脏又臭。

    2013年,柯城区开始对庙源溪实施全流域整治,区领导挂帅担任总河长,所经乡、村主要负责人担任乡、村级河长,庙源溪流域实施畜禽禁养、河道禁采、洁水养鱼,自然景观和生态景观同步规划。如今的庙源溪已经从过去的黑臭河、垃圾河变为漂亮的风景河。

    变化的不止庙源溪。

    浙江地处江南水乡,河湖交错。境内大小8万多条河流滋润了几代人,灌溉了无数农田,让浙江成了率先发展起来的地区。经济的飞速发展却给生态环境带来了“不可承受之重”。于是,浙江在绿色生态发展之路上先行先试,以治水为突破口“重整山河”。河长制正是浙江全面开展“五水共治”及落实河道长效管理工作机制的有力抓手。

    早在2008年,衢州、湖州等多地就相继率先陆续推行河长制。

    2013年11月,浙江省委、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全面实施“河长制”,进一步加强水环境治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到2013年底,省、市、县、镇(乡)四级河道实现“河长制”全覆盖。

    2015年5月,浙江省委办公厅下发《关于进一步落实“河长制”完善“清三河”长效机制的若干意见》,对河长制的组织架构、河长牌的设置、河长巡查制度进一步明确。

    目前,浙江已经形成了五级联动的河长制体系:省级河长6名、市级河长199名、县级河长2688名、乡镇级河长16417名、村级河长42120名。从去年开始,浙江又在全省推广“警长制”,即公安机关与河长配套,共同服务保障治水工作。

    截至2016年11月底,全省221个省控断面水质Ⅲ类以上占76.9%,比2013年提高了13.1%;劣Ⅴ类水断面占2.7%,减少了9.5%,垃圾河、黑臭河基本消除。

    责任在肩 共护一江清水

    如何当好河长,成了浙江各地干部肩头的重责。

    衢州市龙游县是养猪大县。“2013年全县生猪饲养量最高达220万头,大大超出本地环境容量,直接导致河水变黑,空气变臭,土壤污染。”龙游县委书记刘根宏上任没几天,就已经巡查了县域内的不少河流,还对问题进行了记录,并提出了整改意见。

    如今,猪场变“蔬果大棚”,“猪倌"变身农家乐老板。“河水变清后对生态敏感的鱼类慢慢多了起来。”衢江区代区长朱素芳说,“现在的河道感觉和小时候看到的一样”。

    近日,新上任的衢州常山县委书记叶美峰来到龙绕溪边,这已是他到任一周内的第二次巡河。“常山是钱江源的第二道关,我们上游的干部群众应该有保证‘一江清水送杭城’的政治自觉和生态自觉。”叶美峰认为,常山要把治水从“大动脉”延伸到“毛细血管”,花更多精力在库塘沟渠等小水系的整治保洁和水质提升上。

    “河长不好当,河长要当好。”衢州市柯城区万田乡顺家路边村党支部书记鲁晓芳告诉记者,河长一点懒都偷不得,不仅要“看”,还要“记”。巡河管理是信息化的,有专用的手机终端记录巡河轨迹,巡河中发现问题要随手拍下,上传系统内交办、督办,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整改,河长再回到“问题点”重新拍照上传,系统确认后才算完成。

    为完善长效机制,近年来,地处钱塘江源头、肩负“一江清水送下游”的衢州市创新了河长公示、河长巡河、举报投诉受理、重点项目协调推进、例会报告等日常工作制度。全市每条河道都在醒目位置设立了河长公示牌,明确各级河长巡河频次;全市所有河道每天有人巡有人管,巡后有记录;发现问题及时处置,基本做到日查日清、事事有回应。

    为规范河长履职,衢州市还把“河长制”落实情况纳入“五水共治”工作考核的重要内容,并逐级对每位河长进行严格考核问责,作为党政领导干部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据了解,3年来,浙江全省共有近千名干部先后被追责,对河流湖泊尽心尽责地保护,已经成为全省各级河长的共识。

    智慧治水 让河长全民化

    徐有德是常山县金川街道徐村的一名村级河长。每天,他都会带上小型航拍机,对辖区内的常山港河进行空中拍摄,发现可疑水域后,立刻用无人机下面挂着的自制取水器取水样送检。徐有德说,常山港河长1200多米,最宽处有200米,平时步行巡河至少1个小时,现在20分钟就能飞个来回。

    在丽水景宁县、温州泰顺县、衢州江山市等山区,治水部门用无人机航拍对河流水域实行飞行检查,真正做到了巡河全覆盖、无死角。衢州市还将航拍数据引入“智慧治水”信息平台,提高了随时发现问题、处置水污染事件的应变能力。

    治水,表象在水里,根子在岸上。浙江通过互联网技术,依托视频监控等手段实现了污染源头管理。

    在衢江区,93家养殖场内都安装了液位仪等智能终端,24小时实时监控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情况。“规范了养殖户的排污,杜绝了偷排、漏拍,结合线下巡查和全面取样,掌握了养殖户污染设施运行状况,为执法部门提供了执法依据。”衢江区养殖污染监控中心范江红告诉记者,系统运行5个月来,共发现处置养殖污染问题250多个。

    “智慧治水”不仅让各级河长线上线下“双管”提升工作实效,还激发了公众的参与度、监督度。

    方睿是杭州建德市李家镇曙光溪的河长。近日,他接到村民发来的一条手机投诉短信,“投诉人发来一张照片,显示溪水变成了奶白色”。原来,村民在前山排村村口发现污染溪水后,通过扫描河长公告牌上的二维码,登录APP并将投诉信息发给了河长。

    “短信一提醒,我们就到现场去查看,发现是因为23省道施工队不小心挖开了排水管,早上10点接到投诉下午就把信息反馈给了投诉者。”方睿说。

    3年来,浙江各地依托环保系统,初步实现了全省“河长制”信息平台、各类APP与微信平台等全覆盖,搭建了融信息查询、河长巡河、信访举报、政务公开、公众参与等功能为一体的“智慧治水”大平台。

    借助信息化平台,“河长制”正在形成政府与公众合力治水、线上线下互动的局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