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种”出“彩虹”般的猕猴桃

2016年10月31日 10:5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

  武汉10月30日电 题:“种”出“彩虹”般的猕猴桃

  记者 张素

  中国科学院武汉植物园研究员钟彩虹今年48岁,她从事猕猴桃的研究已24年,恰好是其年龄的一半。

  钟彩虹现为国家猕猴桃种质资源圃主圃主任。包括她在内,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的三代研究者经过38年时间,将这片沃土建成为世界最大、最丰富的猕猴桃种质资源圃。

  这里也是中国猕猴桃产业的技术源头,科学家们成功选育出“东红”、“金圆”、“满天红”、“金玉”、“金艳”等14个优异品种,全面解决了中国绝大部分猕猴桃栽培品种的授粉问题,推广的新品种在国内外高端市场占有15%以上份额。

  在这里,科研人员不仅“种”出“彩虹”般的猕猴桃,也让它们成为扶贫路上的“奇异果”。近十年来,武汉植物园猕猴桃各类新品种累计推广种植面积达21万亩,配套高效生产技术辐射68万亩,产值累计达100亿元(人民币,下同)。

  “民族水果”自产自销

  当新西兰人培育出的猕猴桃品种“海沃德”风靡全球时,鲜少有人知晓,猕猴桃属是原产中国的重要野生果树资源。

  1978年,中国农业部、中国农科院组织召开第一次全国科研协作会,开启了国内全面系统的对猕猴桃属植物资源的收集、鉴定及综合利用。

  中科院武汉植物园龚俊杰研究员说,时至今日,猕猴桃领域的科研核心已逐渐转移到中国,“丰富的育种资源决定了我们独占鳌头”,中国科学家撰写的猕猴桃方面科研文章已占全球的30%—40%。

  龚俊杰还注意到,中国猕猴桃种植面积和产量一直居于世界首位,几乎是“自产自销”,且国内消费量不断增长。但仍存在销售途径少、品牌知名度低等现实问题。

  在科研团队看来,原产中国的猕猴桃是“民族水果”,更需要依靠科技力量,打破新西兰海沃德的“垄断地位”。

  科学家要“主动出击”

  钟彩虹一直认为,既要注重基础理论研究,也要切实应用在“田间地头”。2007年,她被派到四川中新农业,将“金艳”带到北纬30度的四川省蒲江县进行示范种植。示范田在第二年初果期亩产就达到800斤,按每斤出园价13元计算,利润可观。

  还有一组数据:近10年来,钟彩虹团队在全国猕猴桃产区建立了12个核心示范基地,涉及8个国家级贫困县、1个省级贫困县,累计上课近300次,编写培训教案50余份,培训中层技术人员5000余人次、基层一线田间操作人员4.2万余人次。

  花垣县十八洞村苗汉子果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技术人员吴文虎告诉记者,“钟老师善于形象地描述种植方法”,比如借用烟卷粗细来比喻什么时候给猕猴桃切枝。再如,当地农户对“留母芽20—30厘米”没有概念,“钟老师就对我们说,‘家里吃饭筷子多长就留多长’”。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20世纪90年代初,为扩大中国选育的猕猴桃品种在国际上的影响,中科院武汉植物园给意大利提供了10个猕猴桃株系的接穗,以评价这些品种在不同气候条件下的表现。其中,黄肉品种“WIB—C6”(金桃)表现最好。

  课题结束时,他们按照国际惯例对所有试验材料进行控制或拍卖,一家外国公司买断金桃在欧洲市场5年的繁殖权。2005年该公司又将“金桃”的全球繁殖权买下。“这为维护种质资源圃、为我们带着猕猴桃扶贫等提供了资金保障。”钟彩虹说。

  龚俊杰研究员带领的猕猴桃种质资源与育种学科组,近年来在专利品种选育、产业化推广、种植技术集成、遗传图谱构建等产学研方面均取得重大进展。

  比如,2010—2011年全球猕猴桃溃疡病爆发,给猕猴桃产业带来巨大影响。为研究溃疡病的发生规律和防治措施,学科组在2012年引进植保人才,开设猕猴桃溃疡病等病害研究课题。他们对77个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物种及品种进行了溃疡病抗性筛选,已获得高抗及中抗种质20余份。

  “现在走到哪里都有‘猕猴桃热’,我们建议大家更要慎重。”钟彩虹说,她希望看到各地根据本地区的生态环境,科学布局猕猴桃产业。她还有一个心愿:在国家猕猴桃种质资源圃里培育出绿肉品种,再添一抹亮色。(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