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敏:对我最重要的不是诗歌而是爱情

彭敏:对我最重要的不是诗歌而是爱情

2017年02月20日 09:17 来源:广州日报
 

  参加央视《中国诗词大会》夺得亚军之后,彭敏“红”了,虽然他在决赛输给了复旦附中的姑娘武亦姝。这不是彭敏第一次出名,他第一次“红”是2015年参加央视《中国成语大会》并夺得冠军。“那次也出名,但远不如这次出名来得快,来得意外”。彭敏对广州日报记者说。这可能也不是彭敏最后一次“火”,在他之后的人生规划里,这类电视节目依然是“目标”。“其实我是个全能型的选手,我还参加过《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获得了媒体竞赛团的冠军,这次对阵武亦姝,本来一度以为自己能夺冠,如果那样我就是‘三冠王’了。”彭敏略有些遗憾地说。

  在北京接受广州日报专访时,彭敏说自己最初热爱诗歌,是因为对爱情的憧憬,“实际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爱情,而不是诗歌。”彭敏说,今后他最想做的事是写一本畅销书。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赵琳琳

  受父亲影响最大

  广州日报:为什么去参加诗词大会一类的电视节目?

  彭敏:几年前,我筹了几十万元,包括银行借款,去炒股、炒期货,结果所有的钱都亏了,生活处于停滞期,就希望能有点突破。

  刚好一个好朋友看到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节目在招募选手,就把这个招募通知发给我了。因为我从小喜欢古诗词,觉得自己在诗词上还有点造诣,所以就想去试一试。其实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女朋友。当时,在主持人的怂恿下确实还征了一下友,但后来反而变成了一个噱头。

  去参加电视节目,站在聚光灯下,被很多人喜欢,其实多少也有点虚荣心在内。我的工作是从事现代诗歌写作,在现代社会,诗歌写作其实是比较冷门和寂寞的事情。

  我从小就对诗歌写作有兴趣,其中一个原因是看到电视剧里男主角经常写诗给女主角表白。我觉得,对于我最在意的事情——爱情来说,诗歌写作是可以助一臂之力的。也许在我小时候,20世纪80年代,确实有那样的氛围,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

  广州日报:能熟练背诵这么多诗,让很多人都望尘莫及,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彭敏:我的老家是湖南的一个小村子,特别闭塞,我走上文学这条道路,是非常偶然的。父母没有什么能力管我,如果说有潜移默化的影响,就是我爸,虽然他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水平,但能写一手漂亮的字,还精通乐器。

  我觉得我童年对审美的感知都来源于父亲。小时候,每到夕阳西下,我爸就坐在家门口拉二胡、吹笛子。现在想起来,那个场景依然印象深刻。虽然他不懂诗词,不能给我文学的启蒙,但我想这种音乐和文学之间的启蒙是相通的,那种美好的、想象腾飞的感觉一直留在我的血液里。

  憧憬爱情的文学青年

  广州日报:对你来说,除了诗词,最重要的还有什么?

  彭敏:我是中文系毕业的。中文系的很多人,尤其是文学青年,都把感情看得很重。很多人都觉得,也许世界一片灰暗,生活种种不如意,但只要有一段美好的爱情,就会得到抚慰。

  广州日报:从什么开始失望和有落差?

  彭敏:从大学时候就开始失望,开始逐渐接受这种巨大落差。大三的时候,有段时间,我经常在学校图书馆库本阅览室看到一个女孩,我很喜欢她,就偷偷给她写了一首《蝶恋花》,有一天趁她不在的时候,偷偷夹到她看的书里。结果,她回来看到我写的那首诗,马上就起身走了,后来再也没有出现在库本阅览室。(笑)

  你所以为的那种暗地里的想象,实际上对别人就是一种骚扰。突然来一首诗或一首词,即使你有一腔热忱,但在别人那里,这是一种很奇怪、很减分的事情。

  广州日报:会很遗憾吗?有什么打击对你影响是最大的?

  彭敏:遗憾太多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2009年谈的一场恋爱。从读大学到研究生毕业7年我都是光棍,当时我去作协办完入职手续,坐地铁回北大。在出地铁站时遇到一个女孩,她问我北大怎么走,我就给她带路,就这样认识了,然后就开始谈恋爱。后来,我还问过她,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来问我,她说看到我正在读书。

  我以为从此一辈子就可以幸福了,结果去到准丈母娘家,发现这个女孩家境很好,而他们对我并不能接纳。准丈母娘问我的收入情况,尽管我把收入报高了一倍,准丈母娘还是嫌太低了。

  后来,因为是异地恋,而且她父母反对,拖了近一年,我们分手了。

  未来最大目标是写书

  广州日报:现在“火”了,依然会有点迷茫吗?

  彭敏:不会迷茫,我其实有方向,只是需要时间来实现。接下来,我还是打算一边在节目上积累曝光度,一边写书。写书最终还是决定一个文学青年最终去向和成就的因素。我希望将参加电视节目攒下来的一些东西转换到我的书里去,助力我写书。

  广州日报:你怎么看《中国诗词大会》对自己的影响?

  彭敏:从微博“涨粉”的效果看,其实诗词大会没有之前成语大会那么好。但现在来找我合作的人比之前多多了,有希望我出音频、出书、合作代言、做顾问的等等,这都是之前参加成语大会时没有的。

  对我的影响,就是让我在之前的基础上又前进了一步,并且坚定了我要出畅销书的想法。成语大会也曾给我一些所谓的光环和荣耀,但时间一长,你会发现能给自己留下的东西不多。诗词大会也如此,我也会警惕节目给我带来的一些效果,能写出自己的畅销书,才能真正让自己立足。

  广州日报:走红的感觉怎么样?以后的发展是怎样定位的?

  彭敏:平心而论,你觉得参加诗词大会真的让我走红了吗?其实,在这类电视节目中,美丽又有才华的女孩子更容易走红。

  我是怀着“三冠王”的梦想参加诗词大会的,因为对自己的诗词储备还是很有信心的,没有拿到冠军其实有点遗憾。但是参加了几次这类比赛,我自己的优势和才华已经充分展现了,我也在想接下来要做些什么,写书可能是未来最主要的重心。

  记者手记

  心中挚爱的那些东西无法放弃

  彭敏现在的工作是《诗刊》杂志的编辑,每天对着默默无语的诗歌,“所有的交流都是静默的,读诗、写诗、改诗、编辑诗。”彭敏说,经常会感到孤独。

  生活在北京,高昂的房价是无法躲开的话题。几年前炒股、炒期货亏了几十万元后,房子的首付也没有了。此前,彭敏曾到河北燕郊买房,首付落定后,房主忽然发现燕郊房价又大涨,于是立刻毁约,彭敏的购房梦又一次落空。

  现在,彭敏只身租住在望京的一个合租房里,因为地方太小,希望来照顾他生活起居的母亲一直未能如愿。人生中美好的事情,无论是对诗歌的喜爱还是对爱情的期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总显得那么脆弱和无力。

  “对钱,我一直认为要努力赚,虽然家境不富裕但我从不吝啬。我对自己很节省,但是对朋友会很大方。即使有种种人生的不如意,生活的困扰,但和一个喜欢的人在一起,所有这些都会得到抚慰。所以我说,爱情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它值得我为它付出所有。现在我依然这么认为。”为了工资能高一些,彭敏也曾一度考虑到某国企就职,但最终还是放弃,他说:“即使收入高了,离开了热爱的诗歌,那样的日子也可能没办法坚持。”

  在北京,其实有很多像彭敏这样为梦想、为现实、为爱情而奋斗的人们,也许他们没能站上诗词大会的舞台,也许残酷的现实不停地挤压他们的梦想,但在他们身上,有一些坚持很让人感动,屈从于现实,但心中挚爱的那些东西无法放弃。

 


彭敏:对我最重要的不是诗歌而是爱情

推荐阅读

人民网评